<em id="frlx1"><form id="frlx1"><rp id="frlx1"></rp></form></em>
    <address id="frlx1"></address>
<address id="frlx1"><dfn id="frlx1"><ins id="frlx1"></ins></dfn></address>

<sub id="frlx1"><dfn id="frlx1"><ins id="frlx1"></ins></dfn></sub>

<thead id="frlx1"><var id="frlx1"><mark id="frlx1"></mark></var></thead>

<sub id="frlx1"><dfn id="frlx1"><mark id="frlx1"></mark></dfn></sub>

<address id="frlx1"><dfn id="frlx1"><mark id="frlx1"></mark></dfn></address>
    <font id="frlx1"><var id="frlx1"><ins id="frlx1"></ins></var></font>

          <sub id="frlx1"><dfn id="frlx1"></dfn></sub>
          玄幻小说 > 贞观俗人 > 第192章 起锅,烧油

          第192章 起锅,烧油

           网站公告:
              东宫,崇贤馆。

              今天新增加了一堂自然课,由馆主秦琅亲自教课。在诸位直学士们的眼里,这门自然课纯粹就是门杂学杂课,尽教些乱七八糟的杂东西。不过却深受崇贤馆里的一众学生们喜欢,连向来不太服气秦琅的小胖子卫王李泰,每次上自然课都能聚精会神听讲。

              今天的自然课又有些不一样,今天是公开课。所谓公开课,也是秦琅引入的一个概念,就是每旬每位先生安排一堂公开课,其它直学士们也一起来听讲,有时甚至会邀请一些学生家长们前来听讲。

              偶尔若是太子太师等东宫六师四宾有空,也会受邀前来。

              故此这种公开课,便显得十分正式,毕竟崇贤馆学生家长们不是宰相就是王公。

              今天不但太子六师四宾都来了,就连皇帝也亲自来了。

              崇贤馆正殿里,一百零八个学生一人一张小几案,正襟危坐。

              两侧则是皇帝、宰相、王公、直学士们旁听。

              秦琅在殿上架起了一块大黑板,拿着白粉笔在上面做板书。他在上面用粉笔画画,李世民等都很认真在看着,也没有谁打扰。

              “同学们,今天我们这堂自然课要讲的是蝗虫,蝗虫有很多种类,它是昆虫的一种,这是一种害虫······”

              简单的开场后,秦琅取来了一个容器,这是一个很透明的箱子,看的出是用名贵的琉璃做成,透明的琉璃箱里装满了土,一侧能清晰的看到有许多虫卵。

              “同学们,这就是蝗虫,蝗虫的一分有三个形状,为虫卵、若虫和成虫,若虫期又称为蝗蛹,它们在不断长大的过程中,会脱掉原来的外骨骼,这叫蜕皮,一生要经历五次蜕皮才能变成成虫!

              “大家请仔细观看我这个土箱,这个箱里面就是还未孵化的蝗虫卵,这淡黄色的小米粒一样的就是蝗虫卵了,看着很小吧?可别小看它们,蝗虫的繁殖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它们从孵化到产卵,顶多只要三十天。而一只雌蝗虫能产卵两百粒以上,最多能产一千多粒!

              “你们看到我这个琉璃箱里的虫卵没有,距土壤表面约有三寸左右,这都是雌蝗虫产卵的时候直接从尾部伸出一张尖锐的产卵管插进土壤这么深直接产下的,一次产约五十粒卵,这些卵在土里不能活动,但能够存许很久。夏季产的卵秋季出生,秋季产的卵则能过冬到第二年夏天出生,因此蝗灾往往出现在夏秋季节······”

              说着,秦琅又提上来一个琉璃箱,里面的蝗虫卵有的已经在孵化了。

              “哪位同学愿意上来近距离观察,并把观察到的讲解给同学们听?”秦琅发问。

              顿时,几十只小手举起来。

              秦琅看着小胖子李泰跃跃欲试的样子,于是点了他名。

              “有请李泰同学上来观察、讲解!

              李泰很得意的站起,来到讲台上。

              他围着那琉璃箱仔细观察了许久,然后抬起头,看着下面一百多个同学,还有数十个旁听的皇帝王公宰相们,也不免有些小紧张。

              “把你观察到的讲出来就好!

              “学士,我先讲这个正在蜕皮的好吗?”“可以!

              “好的,大家请看,这里有一只蝗虫幼虫正在蜕皮,它从壳里露出来的身体是淡白色的,带有一点浅红色,外面包着一个临时的盔甲,它把自己的触须和腿紧紧的贴在胸部和肚子上,它在前进,爪子松开了一点,后腿蹬直·······”

              李泰越说越流利起来,“它拱的好艰难啊,它的颈部好像有一个泡囊,有规则的在鼓胀、收缩,还会一颤一颤的推动着障碍······”

              “它终于撕裂了那件临时的外衣,并且后腿灵活的将它褪到了后面,最后用后腿褪去皮!

              “这个家伙好像自由了,虽然颜色看起来还非常的淡,看现在的样子,它又成长了一个阶段!”

              ·······

              李泰说的挺不错,虽然角度不同,但这却是孩童们的角度,它们难得的看到一只蝗虫的蜕皮过程。

              “卫王同学刚才观察的很仔细,这只蝗虫幼虫确实已经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了,它现在已经进化为一只跳蝻。它还没有长出翅膀,还不会飞,但已经有一双强有力的腿,可以跳很远,而且它已经会吃东西,它遇到的一切青都吃,不管是庄稼还是野草树叶,都会啃食······”

              秦琅拿出几个小盒子,每个盒子里放着一个标本。

              从最初的蝗卵,到跳蝻的五个若虫期,最后到一只成熟的蝗虫。

              用松香制成了琥珀,清晰明了。

              “看到没有,这些蝗虫就是这样一次次的成长,他们的成长期很短,从孵化到产卵,最多三十天,但是这三十天,若是汇集了足够的蝗群,却能毁天灭地,造成赤地千里的大饥荒!

              李世民在下面也听的津津有问,他年不满三十,十六岁前那是前朝的皇亲国戚王公子弟,日子过的潇洒,十六岁后开始起兵征战,戎马十余年,还真不曾了解过一只蝗虫。

              秦琅的课讲的轻松,又说的透彻,一只蝗虫的短短一生,被他很快讲明了了。

              “蝗虫还在卵中的时候,它是在土里面,多位于河滩边上,这个时候挖蝗卵其实很辛苦,效果也一般。而等到蝗虫到了第三个阶段成虫时期,它们长了翅膀会飞,所以更难抓了,也是造成危害最大的时期,夏秋之际,本也正是农作物生产的重要时候,蝗虫所过,草木不留,因此我们必须跟蝗虫做斗争,想尽办法消灭蝗虫!

              “谁告诉我,消灭蝗虫的最佳阶段是什么时候?”

              又是刷刷数十小手举起来。

              “我们请太子同学来回答一下!

              承乾站起来,还有些害羞,“应当趁蝗虫还在蜕皮期的若虫阶段杀死它们!

              “回答的很好,请太子同学坐下。要杀就趁蝗虫翅膀还没长出来的时候杀它,不给它们汇集成群四处为祸的机会!

              秦琅深入浅出,很形像的跟大家讲着蝗虫的各个阶段,以及蝗虫的危害,如何杀死蝗虫等等。

              最后,秦琅居然直接叫人搬来了几个炉子、锅铲等。

              这一幕,连李世民都看愣了。

              这啥意思?

              炉子是已经烧好的,火正旺,直接架上锅。

              “现在是我们的课间休息时间,老师给大家来展示对付蝗虫的另一种好办法,也是蝗虫难得的有用之处!

              “现在起锅,烧油!”

              ·······

              秦琅动作娴熟,只见他从一个桶里把一网兜浸死在水里的蝗虫捞了起来,倒入一个木盆里。

              学生们都伸长脖子在看。

              “其实在岭南、西南等许多地方啊,当地的人就有一种吃虫的习俗,甚至有百虫宴,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他们都能想出办法弄来吃。这蝗虫啊,其实也是一种美味,它们吃五谷百草,无毒,适合油炸,吃起来有鸡肉味!

              “抓来的蝗虫先简单的处理一下,最好是用水浸泡个把时辰,然后可以撕掉它的后腿,和翅膀,我这些蝗虫都是跳蝻,还没长出翅膀来呢,所以只要撕掉坚硬带刺的后腿就行,把它晾干下水,然后裹上一层面粉,就可以炸了!

              “当然,若是大家想要更美味一些呢,可以在这面粉里掺入适量的盐、胡椒粉,今天我再加上一点我独家的秘制十三香进去!

              当蝗虫下入油锅,发出滋滋的油响时,下面的李世民等人才终于相信,秦琅还真要炸蝗虫,而且是吃。

              六成油温炸第一遍,炸的差不多了捞起控油,然后油升温再复炸一遍。

              等第二遍炸好,那些已经快长成成虫的肥壮跳蝻已经金黄金黄了,尤其是外表沾了面粉后,更是如裹了一层金盔。

              滤油。

              再洒上点秘制的调料,装盘。

              最后撒上一点点嫩绿的葱花,大功告成。

              秦琅直接拈起一只,就扔进了嘴里,嚼动,嘎嘣脆响。

              “外焦里嫩,酥香美味,好吃!”

              李世民怔怔发呆。

              蝗虫这种可怕的玩意,居然能吃?

              还挺好吃?

              “有哪位同学愿意来尝试下老师的手艺的?”

              先前一直很踊跃的李泰面色有些发白,遇到秦琅望过来的眼神连忙躲避。

              承乾也直摇头。

              “老师,我想尝尝!

              班长李存孝同学勇敢的站了起来,其实这小子早就给秦琅打过数次下手了,要不然秦琅哪有这么好手艺一次能成功的,因此这家伙也早经历了恐惧疑惑最后到真香的过程。

              “好,请我们的李存孝班长来试吃一下,然后发表感受!

              存孝上前,拈起蝗虫就嘎吱嘎吱的吃了起来,一只吃完,马上就又来了一支,等他连吃了三支,终于才想起来这是在课堂上呢。

              他又拈起了一支,面向同学们,“老师刚才说这个吃起来有鸡肉味,其实不对!

              听了这话,底下一片哦的声音,都在想这才对吗,蝗虫怎么能有鸡肉味。

              “这油炸蝗虫比鸡肉好吃多了!”

              李存孝这句一出,引的一片惊讶之声。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贞观俗人》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贞观俗人》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


          伊人影院蕉久影院直播福利